風采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風采 >> 風采
比戰爭更殘酷的“殺戮”
發布時間: 2015-12-21 14:19:58
      喻彬的中篇小說《紅木匣》,最初是以《黃花殤》之名發表于“盛大文學?小說閱讀網”。在這部不到四萬字的小說中,作者以靈動的筆力縱橫穿越六十多年的時空,涵蓋戰爭、民族、國仇、家恨、人性、苦難等內容,真實而深刻地再現了特定時代的社會變遷和人物命運。它不僅描述了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的血淚史,也浸透中華民族在上世紀曾經歷過的無限深重的苦難。它既有歷史的縱深感,又有沉重而深遠的現實意義。
  小說一開篇就把隱藏著一個家族秘密的“紅木匣”,作為“包袱”不經意間抖給了讀者,這成了貫穿全文的一根堅韌的暗線,與敘事過程中埋設的懸念絲絲相扣。六十多年前的血腥戰爭、新中國成立后到“文革”期間的“窩里斗”的悲慘命運、當下的人性掙扎,都隨著隱匿了半個多世紀真相的紅木匣的開啟,引向悲劇性的死亡。這些線索紛雜繁復而又清晰自然,大開大合之余讓人難有喘氣之機,小說情節始終牢牢地吸引著讀者。一個有關國家、民族、人性的悲劇性的故事在讀者面前如畫面般漸次展開。
  小說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主要是通過瓊婆當下的家庭境況和她對半個多世紀前的往事回憶這兩條主線來步步推進的。她是故事的核心,其他主要人物有井田龜次郎、井田大川、兒子阿毛與孫女盼盼??此撇煌瑖膬蓚€家庭的悲劇命運,卻牽扯進深遠而豐富的兩個國家與民族難解的歷史糾葛。我們不能懷疑井田龜次郎與花季時期的瓊婆之間存在真正的愛情;也不能肯定井田大川與盼盼的愛是虛情假意;更不能認為阿毛(井田龜次郎與瓊婆所生)對日本人的刻骨仇恨毫無來由。正是這種糾纏不清卻又一目了然的人物情感關系使小說充滿了張力。
  井田龜次郎雖然兇悍殘忍,雙手沾滿中國人的鮮血,但對年輕美麗的瓊婆又充滿著極其隱晦的柔情。瓊婆盡管親歷日本侵略者對中國慘絕人寰的屠殺,但當深鎖了六十多年的“紅木匣”突然開啟,井田龜次郎當年的遺物突然映入她的眼簾,勾起了她對舊情的眷戀,最終跳入井田龜次郎魂魄歸處——石棺峽水庫,在九泉之下與心愛的人進行親切會晤,以至,其尸體被村民們撈上來時,“她嘴角含著一絲笑意,臉頰上泛著初戀少女般幸福而羞澀的紅暈”。當盼盼從“紅木匣”里的秘密中得知井田大川正是自己的親伯伯時,傷心欲絕刺腕身亡。阿毛的嘴邊始終掛著“小心老子把你的祖宗的雕像炸了!”可他始終不知道他要炸掉的正是自己父親的雕像,最終沒能炸成反而觸電身亡。歷史的、民族的、家族的一切恩怨都因之而起,卻又因人性的堅韌與脆弱這柄雙刃劍而導向人生的悲劇。小說中和平年代的一連串死亡,皆因“日本”的血緣錯位而起,這真是比戰爭更為殘酷的“殺戮”。
  阿毛是個質感很強的悲劇人物。他作為中日戰爭時期的混血兒(其實,在現實中極為典型),富有強烈的象征意義。阿毛對自己命運的不公,只有痛苦、無奈、怨恨、隱忍,沒有寬容。假如有寬容的話,他就不會對與“日本”有關的一切事物耿耿于懷、切齒仇恨,就不會去炸井田龜次郎的雕像。這種仇恨建立在他因中日血統的錯位而遭遇到的無數的歧視與不公上,這是令人深思和心寒的。作者在處理阿毛炸雕像的這一情節上,似乎有意為經濟建設背景下的民族仇恨作一次智慧的軟化處理,也為某些狹隘的民族主義打上一個沉重的問號。同時,作者似乎也在捕捉現實中可能存在的外國經濟侵略傾向的影子。
  作者把人性與苦難的主題置于宏大的國家與民族的歷史背景之下,作出了最為精心而又驚心動魄的闡釋,體現出一種大氣與深度,在精短的篇幅里,給讀者帶來了廣闊的想象空間與心靈撞擊力。
  當然,作為一部網絡文學作品,它自然帶有眼球經濟的一些特點。比如傳奇曲折的故事情節,起伏跌宕的情感波折,扣人心弦的懸念設置,深具民間性與民族主義的抗日情結,撩撥人心的情欲場面等等。但除此以外,小說的語言與敘事技巧,人物形象的刻畫與塑造,都讓人側目。作品文筆穩健,冷峻之中蘊含鋒利,感情隱晦,含而不露。敘述節奏錯落有致、雋永流暢,但人性的弱點、民族的劣根性、狹隘的愛國主義、人物對苦難的承受與隱忍、戰爭與非戰爭的傷害或 “殺戮”,卻又貫穿字里行間讓人揮之不去。在犀利、空靈的敘述語言裹挾之中,在切換自如的時空交錯敘述手法之下,人物形象活靈活現躍然眼前,這就是文學的魔力所致?;蛟S這也正是《花城》再次刊出它的原因。人類對美是有共識的,網絡文學的優秀作品,也同樣會受到認可,本屆魯迅文學獎首次將網絡文學作品納入評選之列,或許正是基于這個原因。




[返回列表]
上一篇:喻彬油畫詩歌集《歲月流痕》出版
下一篇:張益奎甘當農民工的“包青天”

廣州鴻圖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聯系人:喻先生 

郵箱:yubin138@163.com

Copyright @ 廣州鴻圖影視傳媒有限公司 粵ICP備16004817號-1
又黄又刺激的A毛片免费看